奋战至最后的一兵一卒

奋战至最后的一兵一卒

浴血奋战至最后的一兵一卒

十月四日(星期日)国民党中常委江硕平于下午召开记者会:将在三天后的中常会上提案召开临时全国党代表大会,讨论凝聚共识,帮洪秀柱辅选,或者考虑直接「换人」。当然前者是修辞,后者才是真义。

江硕平出身台北选区,属于黄复兴党部,是行政院兼海基会顾问,曾任总统马英九及副总统吴敦义竞选时的全国后援总会总干事。向来被外界视为是长期挺王金平派的他开出这第一枪,也被认为是换柱计画已经得到王金平的默许。

十月四日洪秀柱办公室,发起五百元捐款送马克杯活动。杯子上有「我爱台湾」,杯子的把手有特别设计,拿起杯子,宛如握住洪秀柱的手,因为洪秀柱认为在未来三个多月,她不可能握到那幺多双手。当时洪秀柱还兴致勃勃地说:「蔡英文的餐券要五万元一张,我们的只要五百元,我们平民化很多。」

事情变化如此之剧烈,几乎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不要说洪秀柱不愿意脱党竞选,她连以独立候选人参选身份都无法取得。要竞选总统,独立参选人必须在九月二十三日登记,四十五天后,找到二十万连署人,才算正式登记成功,洪秀柱已经错过了这个关口。换柱计画压到十月四日才公开,显然党中央有所防範,选择在那之后才对她开战。

江硕平的提案得到十几位中常委的连署,连平日最挺她的几位立委都改变语调。党中央拥有组织动员、拨经费之权力,立委选举在在都需要钱,俄国作家高尔基曾说,政治是经济的女儿,所以他照顾自己的女儿是很自然的。没有钱就没有政治,没有政治离得了钱。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洪秀柱在脸书上发了一则感想,依然奋勇向前。

回想起来,这一年的夏天特别热,最高温度在六月已飙升到摄氏三十六度,创六十年来记录,而洪秀柱一天一天排满行程,去了她有生以来最多的菜市场,最多的夜市。常常,她抵不过市场商家的好意,吃了一碗肉羹汤以后,又吃了锉冰,然后又起来继续和人握手、合照、抱小孩,第二天又是满满的行程。

也因为党部不给资源,主要干部是她一个一个求来的,例如组织部主任余腾芳曾为立法院副秘书长、监察委员,退休后被她找来帮忙统筹行程,类似总干事职务的是前交通部长叶匡时,到八月份才加入,文宣部主任张幼恬也是辞了工作过来。

这半年来,她不单hold住关心国民党,关心中华民国发展的人,也给很多人带来希望。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国民党败选后,不但失去六都中的五都,更失去了话语权。这是个打不起败仗的政党,而她适时的站出来了。

桃园地方法院附近菜市场的一位老闆娘,一直是民进党死忠,直截了当的说这次总统要投给洪秀柱,对洪副院长欣赏得不得了。她看关于洪秀柱的发言、文章,感受到洪真情,不像其他政治人物狡作。

她带来的鼓励是多方面的,一位在车站人群里挤着看洪秀柱的妈妈,指着上国中的儿子说,「你看她还没你高,就这幺有志气,要选总统吶!」

国民党一向做事迟缓,这次除柱计画却以高效进行。星期一中央党部组发会迅速拟定各县市询问党代表开临时全代会的问卷,第二天一早,十点零六分,这份问卷传真到各县市党部,徵询党代表对开临全会换柱的提案看法,只能勾选「同意」、「不同意」、「没意见」。

据说,很多党代表回覆不同意换柱。二十分钟后,党中央又发了一次问卷,更换题目为「赞不赞成本党召开全代会提名党主席朱立伦参选总统」。

同日,洪秀柱没有公开行程,本来每週一下午固定是洪办和党部开协调会议,然而会议已经停会三週。九月二十八日星期一是中秋补假,十月五日星期一党部再度传简讯告知「协调会停开」,洪办感受到些许弃婴的气氛,今天又停开了。「九月底那週我就觉得事有蹊跷。补假隔天还是可以召开,万事紧急,现在是分秒必争时刻。」媒体部召集人孙廷龙说。

十月四日到十月七日,是她此生最难熬的三天,十月五日她取消了所有行程。下午五时,洪秀柱主持工作会议(平日在外面跑行程,很难参加),在会中她坚定地告诉辅选干部,一定参选到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她深知,此时必须安定自己阵营的军心。

洪秀柱对辅选干部说,几个月以来,外面风风雨雨,不谈她胜不胜选,只谈她退不退选。国民党可以没有党产,不会亡党;选后版图变小,也不会亡党;一旦失去党魂,就会亡党;找不回创党精神,也会亡党。所以她参选到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不放弃。

那天晚上,国民党中央党部派来支援洪办的七个人,为了避嫌,纷纷收拾好桌子,回到原单位。「不能怪他们,他们领党部薪水,当然是要回原单位,在这里很尴尬,」一位洪办人员说。他觉得最奇怪的是,中央党部虽然没有帮助辅选太多,但洪办里每次开会后,有什幺决策,党部都一清二楚。显然党部有很多管道,可以知道大小资讯。

原来国民党官网里挺洪秀柱的文宣,晚上八点突然撤销了,被媒体发现,登上即时报导,一小时后忽然神祕地又恢复了。中央党部也通知地方党部取消当週的桃园挺柱活动,也取消连续三次十月中下旬到外岛造势行程。

不但洪办的十几位工作人员要取消机票,三十几位记者也赶着上网退机票。

同时,朱立伦的脸书被灌爆,一片骂声。在此敏感时刻,洪与党部双方互信几乎蕩然无存,所以任何一点误会,都会被无限扩大。

十月五日无眠的晚上,她在十一点半发了一则脸书,明白宣示「我无法用虚假的理由去退选,也不会因承受不了压力而落跑,更不可能因逆风飞翔而中辍,因为这些行为违背我的人格,更是对所有支持者的欺骗。」

十月六日经过两天神隐,下午四时,洪秀柱举行记者会,记者挤爆国民党二楼会议室。摄影、文字、网站、电视记者蜂拥而入,导致现场音源线遭踩断,声音讯号一度无法送出。她一字一句说:「我个人的努力不够,让本党同志忧心,让外界讪笑,让有心人见缝插针,我当然要反躬自省,自我检讨。但是我也要再次向所有的支持者说句心里话:请大家放心,我会坚持参选的初衷,履行我的承诺,我不会接受任何私下的交换,也不会向任何不合理的势力低头。」

摘自《没有走完的总统路》

Photo:Kenny Louie, CC Licensed.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