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丽札起诉2造诽谤案‧养牛中心弊端遭揭发‧莎姐初时不感丢脸

莎丽札起诉2造诽谤案‧养牛中心弊端遭揭发‧莎姐初时不感丢脸(吉隆坡10日讯)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莎丽扎说,由于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是揭露国家养牛中心的弊端,而非揭露其丈夫及3名孩子所拥有的国家养牛私人有限公司(NFCorp)的丑闻,因此,她当时不曾为此感到丢脸及羞耻。莎丽扎说,她相信持有美国顶尖农业研究型大学——康奈尔大学硕士和博士学位的丈夫莫哈末沙烈绝对有资格经营国家养牛中心计划,即使他此前并没有经营大型农场和饲养牲畜的经验。“我的丈夫也是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的顾问。我可以这幺说,他绝对是国内难得一见的专才,一旦他得到机会,他就会获得经验。”询及她是否知道莫哈末沙烈的博士论文的研究主题其实为吉兰丹最有名的鱼酱(Budu)时,她声称自己不知情,但她坚称,单凭其丈夫傲人的教育背景,已足以让他有资格经营国家养牛中心计划。不过,她也坦承,丈夫曾被冠以“沙烈Budu”的花名,她也打趣说,丈夫是一名吉兰丹人,并像其他吉兰丹人一样爱吃鱼酱。“国家养牛中心和国家养牛私人有限公司是两个不同的实体,更何况总稽查司不会对私人公司或企业展开调查行动。此外,总稽查报告所揭发的单位也不是我的丈夫莫哈末沙烈及我们的3名孩子所拥有的国家养牛私人有限公司。”现年59岁的莎丽扎週三针对她起诉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和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诽谤一案,接受拉菲兹代表律师兰吉星的盘问时指出,虽然媒体在总稽查司报告出炉后广泛报导这起事件,并形容整个计划“一团糟”,但她当时不曾为此感到羞耻。询及她是否知道其丈夫实际上持有国家养牛中心的管理权时,她宣称本身不知情,因为这与她无关。当兰吉星较后引述网络媒体报导指媒体把“国家养牛计划变得一团糟”一事与她联繫起来后,是否令她感到丢脸时,她声称:“不会,我不会说完全不会(丢脸),有关新闻作出不实的陈述,我认为改正新闻是很重要的。”不过,她接着就说,起初她并不感到丢脸,但后来却开始感到丢脸了。她认同,在竞投国家养牛计划前必须先作好万全準备,包括成本计算、预算、人力资源、工程建设等工作,但她坚称本身并不知道丈夫竞投国家养牛计划的详情,更不曾参与有关讨论与準备工作。当兰吉星进一步追问她有关国家养牛计划时,她反击说:“我认为你应该自己去问他(莫哈末沙烈),我根本不知道详情。”她指出,她不认同整个计划失败即意味着大马无法落实全国自行供应牛肉的目标,她也不同意计划失败后,乡区就没有任何卫星农场。“即使计划失败也不代表政府的2亿5000万令吉贷款的偿还期限将变得遥遥无期,因为国家养牛公司‘或许’会有其他的后备计划。”此案展下週一(10月15日)续审。力挺夫儿未犯失信罪针对国家养牛私人有限公司以政府低息贷款购买两栋豪华公寓一事,莎丽扎力挺拥有该公司的丈夫及孩子并未犯下失信罪。“我不认为国家养牛私人有限公司利用政府贷款来购买公寓是一项失信行为。”她也辩称当中或许牵涉到其他法律文件或合约。不过,她认同,任何人都有权利针对涉及公众利益的课题发表意见,包括部长,但她强调,这当中绝对不能包含任何诽谤元素。莎丽扎的丈夫,即国家养牛中心执行主席莫哈末沙烈早前曾召开记者会说,他以每间690万令吉的价格购入孟沙One Merenung的两间豪华公寓,并可通过公寓每月赚取7万令吉的收入。不过,他较后却于3月12日被控滥用975万8140令吉来支付National Livestock&Meat Corporation私人有限公司,以购买两座豪华公寓的部份款项,以及在未经公司常年大会的批准下,把高达4000万令吉转至他与孩子共同持有的联营公司National MeatandLivestock Corporation私人有限公司户头内。受促请辞归咎公正党针对巫统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在事发后独排众议促莎丽扎辞职一事,莎丽扎辩称,一切都是公正党的拉菲兹及祖莱达的错。“虽然邦莫达和前首相马哈迪曾开口要求我下台或辞职,但我不认为他们两人诽谤我。”相反的,他把邦莫达两度公开促请她辞职和负责任一事归咎于拉菲兹和祖莱达。“我不认为邦莫达在诋毁我,因为邦莫达只是受到两名答辩人,即拉菲兹和祖莱达言论的影响,才会有这样的反应。”不过,当拉菲兹代表律师兰吉星要求她出示证据证明邦莫达如何受到拉菲兹和祖莱达言论的影响时,她承认,这纯粹是她的揣测。受询及马哈迪曾公开劝告她应在被巫统被“驱赶”前退位一事时,她也宣称,她不认为马哈迪的言论对她构成诽谤,并辩称马哈迪并没有暗示她需为整起事件负责任。“任何人都有权利就涉及公众利益的课题发表个人的意见或评语,但前提是有关意见或批评不应含有任何诽谤因素。”她认同,国家养牛中心风波爆发后曾引起朝野政党的热烈讨论,除了马哈迪和邦莫达,首相纳吉、副首相慕尤丁、前巫统妇女组主席拉菲达、巫青团长凯里和反对党领袖等都纷纷开腔发表意见。”坚信丈夫有经营资格莎丽扎说,她相信持有美国顶尖农业研究型大学——康奈尔大学硕士和博士学位的丈夫莫哈末沙烈绝对有资格经营国家养牛中心计划,即使他此前并没有经营大型农场和饲养牲畜的经验。“我的丈夫也是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的顾问。我可以这幺说,他绝对是国内难得一见的专才,一旦他得到机会,他就会获得经验。”询及她是否知道莫哈末沙烈的博士论文的研究主题其实为吉兰丹最有名的鱼酱(Budu)时,她声称自己不知情,但她坚称,单凭其丈夫傲人的教育背景,已足以让他有资格经营国家养牛中心计划。不过,她也坦承,丈夫曾被冠以“沙烈Budu”的花名,她也打趣说,丈夫是一名吉兰丹人,并像其他吉兰丹人一样爱吃鱼酱。将针对2人文告採行动莎丽扎在供证期间“预告”说,她将针对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和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于去年10月25日联合发表的声明採取法律行动。据悉,有关声明中除了促请莎丽扎和前农业部长兼现任副首相慕尤丁针对国家养牛中心风波作出回应,同时也指莎丽扎与该项计划有利益纠葛。莎丽扎也否认慕尤丁是基于朋党关係,而把国家养牛计划交给其丈夫的说法。询及她为可不把有关指责一併纳入这起诽谤诉讼时,她宣称:“这个留到下一次吧!我有我的理由,我只是履行我的权利,决定要起诉谁及何时才起诉。”【热点新闻:国家养牛中心风波】‧2012.10.1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