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丽扎蓝眼议员撤诉‧养牛中心案庭外和解

莎丽扎蓝眼议员撤诉‧养牛中心案庭外和解(吉隆坡11日讯)“国家养牛中心互诉诽谤案”发展令人出乎预料,前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莎丽扎週一早突然通过律师提出无条件撤销针对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兼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和安邦区国会议员祖莱达索偿1亿令吉的诽谤诉讼,而拉菲兹之后也宣布撤销对莎丽扎的反起诉案件,说明双方都选择庭外和解,进而了结部份因“养牛风波”而引起的民事诉讼。週一早10时许,莎丽扎代表律师拿督莫哈末利扎联同拉菲兹代表律师南吉星和祖莱达代表律师哥巴苏仁真进入内庭会见高庭法官拿督瓦仄阿蓝,并告知法庭有关莎丽扎无条件撤销诉讼的决议。莎丽扎并未现身法庭,拉菲兹和祖莱达迟至会见结束后,才姗姗来迟。南吉星向媒体强调,是莎丽扎一方先向法庭提出无条件撤销诉讼,而非在法庭建议下庭外和解。他声称,有鉴于此,拉菲兹和祖莱达照单全收,拉菲兹亦避免耗费太多时间在法庭诉讼上,所以也一併结束之前因国家养牛中心弊案而针对莎丽扎提出的反起诉。“在这项所谓的庭外和解事件上,双方在事后都不得以同样的诉讼再次入稟法庭。”莎丽扎是于去年1月19日入稟高庭起诉拉菲兹和祖莱达诽谤,索偿1亿令吉。在这起诉讼中,莎丽扎指第二答辩人祖莱达数次发表对她构成诽谤的言论,包括形容她的行为及智力等同于一头牛。无条件撤诉莎丽扎宣称,祖莱达的言论影射她涉及抬高国家养牛中心供应的牛肉价格,以让她和家族可从差价中牟取暴利。她说,祖莱达也指她是一个有损女性尊严、不廉正、滥用权力、舞弊的领导人,且有意图让各媒体刊载相关言论。至于第一答辩人拉菲兹,莎丽扎说,拉菲兹通过部落格及记者会,四度发表对她构成诽谤的声明,并曾于去年11月30日在国会走廊发表对她构成诽谤的言论,以及把相关言论上传到多个网站及部落格。拉菲兹过后入稟高庭对莎丽扎提出“反起诉”。在诉讼中,拉菲兹指莎丽扎于巫统妇女组大会上致开幕词时,对他展开报复性的人身攻击,公开诋毁他。他说,莎丽扎所发表的言论影射他是一名宗教叛徒、没有道德、不尊重长辈、出卖自己的种族宗教与长辈、背叛伊斯兰、违抗命令及不尊重双亲的孩子,令其声誉严重受影响。拉菲兹:爆料调查不停止虽然法庭诉讼方面已暂告一段落,惟拉菲兹事后在庭外召开记者会强调,这一切并不意味着国家养牛中心风波如此轻易地结束,所以揭发弊案、爆料和调查工作还是会继续。“她决定撤销对我的诉讼,这证明了我们之前揭露的事情都是有依据和基础,所有事都是与公众利益有关,所以她这幺做是正确的。”他续说,儘管他和祖莱达这幺努力追查国家养牛中心舞弊案,但是迄今还是缺少了一个问责(accountability)的结果,他们还未看见一个认真的举动,以检举任何人出来负上责任。“没有一个涉及国家养牛中心的人负上责任,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告白釐清整件舞弊案,虽然现在是撤销了诉讼,但还是没有真正的结果浮出台面,无论如何,事情不能就此埋葬。”祖莱达:续谈养牛弊案祖莱达认为,莎丽扎突然无条件撤销诉讼,全因莎丽扎已经如意获得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委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特别顾问一职,同时间亦顺利在巫统党选成功蝉联全国妇女组主席高职,所以才愿意收手。“她已经不要这些对她已毫无益处的诉讼了,因为她已获得自己要的东西。”她披露,其实她的代表律师已告知她有关双方律师针对有关诉讼进行协调及洽商的事情。无论如何,祖莱达兴奋地直呼,她和拉菲兹终于又能再次自由地讨论国家养牛中心弊案,继续调查和爆料。“这不是就此结束,我们会在国会下议院继续追问此事,务必要把政府及单位相关款项给拿回来,不能这样就算。”她续说,国家养牛中心计划从2006年开始迄今已经落实7年,但人民根本从中无法获得任何回馈,所以务必要政府追讨所有款项。拉菲兹:鼓励民众揭发贪污养牛中心案将出书撤销诉讼不代表结束!拉菲兹披露,他将把“国家养牛中心弊案”撰写成书,并把所有资料都收入在内,鼓励无论多幺“渺小”的民众,都可以挺身而出揭发贪污和滥权的罪行。他直言,其实目前还有很多民众并不是非常了解国家养牛中心弊案,因此欲通过撰写成书让民众获知更多此宗弊案的幕后发展,尤其是人民对为何他会对此事件深感兴趣,并说预计需要3个月的时间完成撰写。“希望藉此能够教育更多大马人,其实他们无论自认多幺地渺小也能够做多一些,如揭发贪污滥权的罪案等。”他说,其实莎丽扎撤销诉讼的动作,令他和祖莱达的士气振奋,同时也鼓励人民不要再畏惧揭发任何事情。他还说,国家养牛中心弊案已象徵着政府高层领袖的疏忽和滥权,还预计此言一出,将召来更多诉讼,毕竟国阵就是这样,一旦有人揭发他们的丑闻,就马上入稟法庭申请禁口令。他披露,目前他还有数项官司缠身,当中两宗还在审讯当中,如莎丽扎丈夫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入稟法庭,要求他对公开身为国家养牛中心执行主席的银行资料所面对的损失,以及被控泄露银行机密资料诉讼案。大选结束再追究没意思莎丽扎的代表律师沙菲宜阿都拉说,莎丽扎收回她对拉菲兹及祖莱达的诽谤诉讼,而且不追讨任何堂费,这对任何一造来说,并没有所谓的赢或输。他在庭外受询时指出,莎丽扎当初入稟高庭提出诉讼,是因为她“以为”拉菲兹和祖莱达所发表的声明,目的是要影响大选的成绩。“现在大选结束了,再继续追究也没有意思。”他强调,在这起法律纠纷上,没有人是赢家,更没有人是输家。‧2013.11.11
上一篇:
下一篇: